济南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内饰

木纹旧日篇章第三十章头骨

时间:2020-09-29 来源网站:济南汽车网

旧日篇章 第三十章 头骨

“爸爸我饿!”一脸面包车里面,徐山抬起头看向另一边,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抬着黑溜溜的小眼睛正看着他,看着瘦骨嶙峋的女儿,徐山沉默的点了点头,低感染的事物越来越少,几颗有产出的果树也都被团伙包围,之前的大战,更是令聚集地仅有的几块种植地被毁,可以预料食物会更加的少。

徐山有时候恨不得将女儿掐死,然后自杀,这该死的世道,人活在世上根本就是来受苦的,死了说不定还舒服一些,但是每当看到女儿那黑溜溜的小眼睛,他就不忍心,就连一直自杀的念头,也被放下了。

听到外面的叫喊声,徐山犹豫了一会说道:“宝宝在车里不要出去,爸爸出去一会,过一天就回来!”

“爸爸不出去好不好,宝宝不饿了!”小女孩再次抬起头说道,有些黑瘦的手拉住徐山的手臂。

徐山差点哭出来,这个世界怎么忍心啊,摸着女儿的小脑袋,在她的小脑袋那里,有一个凹进去的痕迹,这是她当年出生不久时撞的,差点就死了,也幸好当时大灾变还没降临,医疗发达抢救了过来。

“等着爸爸啊,别出去,爸爸马上就带着吃的回来!”徐山轻声说道,然后推开车门,将车门锁死,便向着叫喊声那边走去,回过头看向车里,女儿贴在窗户上,仿佛在笑着和他招手。

来到叫喊声的地方,是内城的人招工,毕竟之前的战斗,扭曲之力形成小规模风暴,内城许多房屋被摧毁,那些行政人员倒是可以随便对付一下,但是几个老爷的居所是一定要清理出来。

“都排好队哈,不要抢,这次工程挺多,但是是去给大人们清理房屋,一定要机灵点,要不然死了别怪我!”一个戴眼镜的半秃头男子站在一个水泥柱子上说道,他手里拿着纸条,这是入内城开工的通行证。

吴东临讲究以德服人,所以去帮工什么的虽然辛苦,但确实会有食物收获,围着那个眼镜半秃男人,举着手抢着名额。

“我,给我一个!”想到车子里还在挨饿的女儿,徐山那有些瘦弱的身体爆发出有些惊人的力量,挤进了人群,神情有些慌张的讨要着开工条。

“你个徐疯子,也来找事做啊?你不去找……算了,看你可怜,给你个吧!”那半秃看到徐山,神情动了动,不知道想了些什么,最后将纸条放到了徐山的手上:“你进入开工小心点,别发疯了。”

徐山拿着开工条,神情紧张的看着周围的人,生怕开工条被抢,一路加快速度进了内城,内心才稍上百分之90的赚项目都是骗人的微松了一口气,内城里有守卫巡逻,到不太担心被抢的问题。

“那个,你去二爷那里,帮忙搬东西到新屋去!”一个工头模样的人,看到徐山拿着纸条,指了指远处一座半倒塌的房子,已经有一些人在那里清理了。

徐山连忙点了点头,只是搬东西而已,卖把力气,就能赚到食物,想到那所谓二爷的事迹,徐山心情有些恍惚,所以脚下一条虫子钻破他那破烂的布鞋,进入皮肤下面,他都没有什么感觉,毕竟在末世,谁身上没个伤痛,一点小痛苦忽略了就好。

徐山很快就加入了搬东西行列,将倒塌的事物清理出去,将挂在墙壁上的收藏品抬到另一边正在整理的新屋去,这些收藏品大部分都是一些标本。

有不少扭曲生物的扭曲之核或者皮毛,也有一些次级感染者的毒牙、银色人皮、干枯手指之类的,这也让徐山清楚,关于这位二爷的传闻并没有错。

那位长头发的二爷有着食人的习惯,他似乎认为自己身为修正者,是超越人类的高等生命,就如同人吃猪,猪吃饲料,而人不会去吃猪饲料一般,他身为高等生命也不应该去吃猪,而是直接吃人。

聚集地明面上是禁止食人的,但也只是明面上,从这些标本来看,这位二少爷确实吃了不少的人,随后还有一些修长的手骨之类的收藏品。

密切监测嫦娥三号的飞行状态。嫦娥三号利用三维成像敏感器

不过那也没什么,这个世道就是如此,人为了活下去吃人,和人为了兴趣吃人,都是吃人罢了,徐山他现在只想和女儿一起活下去。

徐山将一个藏品小心的交给新屋在整理的人,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什么东西在蠕动,让自己感觉到浑身发热

,但还是咬牙坚持着往回走去,些许病痛不算什么,我要给宝宝赚到食物,她肚子饿了。

“小心点,你去搬这个,这副可是二爷最喜欢的藏品,弄坏了,把你杀了你也赔不起!”徐山刚回到那里,那个工头就指了指一个藏品,语气严肃的对着徐山说道。

那是九个人头骨,人头骨不大,看模样是小孩子的,九个人头骨就这样摆在那里,代表着九条逝去的小生命,徐山只感觉头疼。

睁开眼睛就发现女儿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眼前,这让徐山一惊,这里是内城,女儿怎么跑到这里来了,自己不是叮嘱过她不要出车子的么?

“宝宝,你来这里干什么,快点回去,爸爸马上就带吃的回去!”徐山急的眼泪都出来了,连忙跑过去将女儿抱住。

“爸爸,宝宝不饿了,你回来吧!”女儿瞪着黑溜溜的小眼睛看着自己,让徐山一阵心疼。

“你个疯子在干什么,快松手。”工头在一边喊道,走过来拉着徐山,另一只手去扯徐山的手,像是想要将女儿带走。

“别动我女儿,我不干了,我带我女儿回家,你放开我,我带我女儿回家!”徐山激动的说道,将那个工头一把推开,抱起女儿就要走。

“你这个疯子,害死我了,你居然弄坏了二爷的藏品!”工头惊恐的大叫,这副藏品可是二爷特别吩咐过的,被弄坏了,估计自己也会死吧,说不定还会成为二爷的晚餐。

摸着女儿头上的小凹痕,徐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,将女儿紧紧的抱在怀里,那双黑溜溜的小眼睛已经不见了,只剩下黑洞洞的眼眶。

“爸爸找到你了,宝宝,爸爸带你回家!”


治疗宫颈糜烂内塞的药
新余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
黑龙江白癜病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