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南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智能

快乐鬼从不知忧愁啥滋味

时间:2020-02-15 来源网站:济南汽车网
快乐鬼从不知忧愁啥滋味,便求告阎王恩典,赏赐一点忧愁,也好让自己此生无憾。无独有偶,忧愁鬼同样为得不到快乐两眼泪汪汪,搞得整个阴间愁云惨淡,谁都没个好心情。阎王不胜其烦,想起外国童话里有面魔镜,能确切说出谁是全国最美丽的女人,其实,魔镜也能说出如何让快乐变忧愁、忧愁变快乐。
阎王灵机一动,安排两个水火不容的鬼住在一起,取来收藏的那面魔镜,命她们对镜鉴容辩貌,取长补短,并放宽政策,不管阴界阳界,可随意考察,自寻答案。
快乐鬼遭遇忧愁鬼,吵架自然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。一天,他们一个笑,一个哭,在魔镜面前推推搡搡,谁都不甘示弱,结果碰翻了魔镜。魔镜仰面朝天,失去参照物,立刻被空洞蒙蔽了心智,开始说人话:
“伟大的女神啊,你们告诉我什么是快乐?什么叫忧愁?几千年我沦落鬼界,看不到人类的思想,人类是否像我一样心灵布满灰尘?是否像我一样灵魂变得麻木?”
听魔镜称自己女神,快乐鬼忘乎所以:
“快乐就像把女鬼叫女神,听着舒服。我就是人类的灵魂,人类没快乐,也就等于死亡,等于从未降生。快乐永生!”
“反对!”忧愁鬼哭丧着脸,长吁短叹,“唉,女鬼女神混为一谈,鬼变不成神,当然忧上加忧,愁上加愁,当然忧愁一辈子。投胎转世惆怅多,新生的婴儿证明这一点,否则,他们为什么要啼哭呢?我整日擦眼抹泪,难道眼泪不能说明一切吗?”
“不,那是快乐的象征!”快乐鬼扶正魔镜,对着镜子左顾右盼,“因为不会说话,他们才用啼哭表达快乐呀!花花世界多美,自由多美,你看我多美!”
“臭美!我的眼泪才最打动人心,你不服不行!贫穷、失望、战争,多少人陪我泪如雨下?人们和我共鸣,你不见黄河决堤、洪水泛滥吗?”
“哦,人们的笑声多么欢畅!鲜花,掌声,祝愿,人们都说眼里闪动着幸福的泪花,还说痛并快乐着。可见,快乐高于一切!”
争执不下,她们决定到人间求证,谁赢了魔镜归谁,并拥有单独探视那位美男的特权。那是几千年以前是事情,她们第一次去人间,游山玩水的时候,遇上一个年轻英俊的樵夫,二鬼春心大动。快乐鬼首先发问:
“你快乐吗?”
“整日打柴,食不果腹,衣不遮身,何言快乐?”樵夫回答。
“你忧愁吗?”忧愁鬼目光忧郁,叫人心生怜悯。
“无色无欲,无牵无挂,天为衾,地为榻,日月伴我眠,忧愁何在?”樵夫又回答。
二鬼无言以对,使诡计囚樵夫于山洞,但向他保证:只要讲明快乐忧愁为何物,便可娶二鬼为妻,猜出一种,只能娶其中一个,不说,终生面壁!
她们根本没考虑,如今的樵夫早已变成了一副枯骨。

闲话休提。俩鬼过了阴阳分界线,光天化日无所遁迹,只好瞄准一对姊妹花,强行钻进她们的身体。俩女孩十八九岁,甜甜的,忽然像穿越前朝回转现代,站在大马路上不知往哪迈步。楼房高耸,烟囱林立,形形 的人穿街走巷,屁股冒烟的车横冲直撞……几千年不入阳间,变化如此之大竟如此可怕!
“看,那边有老者钓鱼!老人见多识广,咱就问他。”忧愁鬼满脸阴云一扫而光,“他一定知道为什么活着,活着为什么离不开忧愁和快乐,忧愁和快乐为什么钟情我们,我们为什么甩它们不掉!”
“好吧。”大概沾上人情味有些像人了,快乐鬼一点也不快乐,“这里尘土遮天蔽日,空气毫无质量可言,我想早一点回地府,问完就走。”
垂钓老者红光满面神态悠闲,他钓起一条鲫鱼,又扔掉。俩鬼不解,她们认定此老不凡,殊不知此老闲得发慌,钓鱼不过打发时间。
“老大爷,您像姜太公,您活着为什么呀?”快乐鬼露出迷人的笑容,老者看她一眼,没搭腔。还活着为什么,小孩家咒骂人,老人应该早死是吧?
俩鬼耐心无限,老者却耐心有限。见她们装痴弄呆,老者生气了:
“小孩家懂啥,活着为儿为女为子孙,为退休金也得多活两年。小孩家!”
俩鬼不懂退休金,退休金与儿女子孙并列,肯定事关重大,一个“金”字,肯定与钱紧密相连。活着为钱,钱主宰心情,干脆说为快乐为忧愁不就结了?此老者仙风道骨,实则草包一枚!问问别人,兴许解惑。俩鬼心意相通,终于选定那个踽踽独行的青年。青年人大都才思敏捷,年轻貌美的姑娘与之沟通,必将掏肝掏肺,相见恨晚,越谈越投机。快乐鬼吸取刚才的经验教训,退立一旁,忧愁鬼紧锁眉头,故意贴近青年,撞了一下他的肩。
“对不起,净顾思考,撞着您,真不好意思!”忧愁鬼的眸子像蓝天,深邃而美丽。青年点点头,根本不问送上门的小美女思考什么,骗钱的漂亮妞多了,谁理她!
“我想啊,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活着很难得到快乐,您一定同感同受吧?”忧愁鬼不愿使摄魂大法,她想听发自肺腑的声音,可青年的回答出乎意料:
“都想赚钱,谁有闲心绪思考哪玩意儿?”
脑残,缺氧!快乐鬼忍不住哈哈大笑,笑出了眼泪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她笑世间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活偏偏想活,而且想万寿无疆!
“神经病!”青年愤然扔下一句扬长而去。
青年不上钩,俩鬼干瞪眼没办法。她们琢磨:城市金钱至上,不如去乡村,种田人工作简单,必定有时间思考。日出而作,日落而眠,他们几千年就是这样子。
傍晚时分,她们飘落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里。小村刚刚通电,村民大多借通电之喜喝酒庆贺,村支书家七八只灯泡全亮,更是灯火辉煌。灯光下,一台十七寸黑白电视播放搞对象的片子,片子放完,支书意犹未尽,调台不小心弄错旋钮,电视一片雪花,什么图像也没有了。
“他妈的!”支书气呼呼一拍桌子,“关键时刻掉链子,破电视欺负人!”
俩鬼偷笑。山村死角,答案必不在此,既来之、遇之,姑且试之。
她们仍然化成那对姊妹花。山村民风淳朴,睡觉前一般很少关门,所以,她们轻而易举进了院子,故意惊动小黄狗,给主人报信。
“谁呀?”支书起身,看到两个陌生姑娘,不禁吃了一惊,“你们……你们谁呀?”
“大叔,我们打工回家,迷路了。天黑,您行行好留我们一宿吧!”俩鬼交换一下眼神,为找到投宿理由沾沾自喜。
“这……你们来路不明,谁知道想干什么。先带你们上大队部,看情况处理!”支书受过训,警惕性忒高。
俩鬼唯恐被羞辱,一转身,凭空消失。怎么回事?山风阵阵,月色昏沉,支书揉揉眼,大喊大叫:
“见鬼!见鬼了!”

天刚蒙蒙亮,支书家来了两位“仙姑”,据说“仙姑”能掐会算,善驱鬼。
“昨天晚上,你家可曾来过两个年轻女子?”一“仙姑”手持望远镜四方搜索,另一“仙姑”坐于八仙桌前闭目发问。
神了!支书双膝下跪,一脸虔诚。支书的老婆鸡啄米似地磕头,三拜九叩,求两位仙家慈悲。男人被女鬼缠上,何况俩,几条命也得打发。
“鬼可以赶走,你们必须老老实实回答一个问题。心里藏鬼,那鬼无论如何赶不走的。”
“是,是,大仙问什么都行,我一定坦白交待。”
“我问你,你为什么活着?”
“这……活着还为什么?活一天算一天呗!”支书一愣,挠挠头,赶紧补充,“嗨,活着养家糊口啊!您看,村里穷,我这个村官工资都没着落,不靠沾点集体小便宜,老婆孩子得喝西北风。话说回来,真贪污咱可不敢,想贪也没机会贪,就几亩地。”
工资......小便宜……贪污……钱,人啊,活着为钱,就是不提快乐和忧愁!两“仙姑”使劲想,想得头痛,不知不觉隐了化身,只留下香烟缭绕,纸屑飞舞。支书两口子目光呆滞,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的事实!
“鬼啊!”支书惊吓过度,一下子不省人事。

不用说,“仙姑”即俩鬼。她们附身两只麻雀,叽叽喳喳在空中徘徊,见支书被老婆掐人中救醒也就作罢。听了一通废话,俩鬼啼笑皆非,她们不甘心,她们发誓要弄懂人世间的事,就此打道回府有何面目见阎王?
“问最后一次。”快乐鬼看了看山间高洼不平的羊肠小道,“问不出,我就把所有人都变成疯子!”
“对!”忧愁鬼大声符合,“问不出,我就把所有人变成傻子!”
“看,一个老人耶!”快乐鬼指着一片荒凉的山坡,“就问他,可是,他好好可怜耶!”
“你这话,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耶!”
“答案马上揭晓,快乐嘛!”
她们按落云头,依旧青春少女的模样。老人的确老了,弯腰驼背,颤颤巍巍,风一刮就会磕个骨碌。他搬起一捆柴火,试了四五次才背牢。俩鬼大起同情心,紧走两步,一个替老人背着,一个陪老人拉家常,倒像两个孝顺懂事的孙女儿。
送老人回家,俩鬼再不争论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忧愁,她们庆幸自己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好人好事,灵魂居然升华,由鬼变神,而且有望列于仙班。

共 25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离奇而有趣的故事。忧愁与快乐,本是生命个体自然生发而出的情绪。作者以此为契机,将这种极端情绪分摊到两个鬼魂身上。并以乐观和悲观的两个视角来审视时间万物万象,得到了不一样的意趣。最终,她们发现,帮助别人才能够获得内心真正的宁静与开解,这样的转化,使她们的灵魂得到升华。文笔流畅,视角独特,想象力丰富,给人思考与联想的空间。推荐共赏!【编辑:紫玉清凉】
1 楼 文友: 2015-04-15 1 : 8:15 文章简短,用心良苦,具有积极而阳光的一面。问候作者!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5-04-16 11:24:04 感谢紫玉老师美评和鼓励,以后还望老师多多指导。再次感谢,向老师问好,祝老师一切好!烟台治疗男科医院
中医治疗小儿感冒咳嗽
家用血糖仪使用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