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南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资讯

恶魔猎手想回家 104.英雄米娅(改)

时间:2020-02-29 来源网站:济南汽车网

恶魔猎手想回家 104.英雄米娅(改)

绣着蝙蝠的黑色法袍在这名女性的身上明显有些宽大,她的手甚至无法伸出袖口,只能在衣服里比划着手势。

看着袖子处突出的部分,就算是傻子也已经知道她正在用手指头指着麦克。

“你只是说了一堆无用的废话,你接下来……”

还没等这位女性说话,麦克猛地站了起来,用手指指着抨击他的女性,完全没有了之前和古德里安说话时的风度。

“闭嘴,你这个恶心的女人,你身上的……”

“安静。”

声音很轻,但是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力。诺克尼斯耸了耸肩。

天空中慢慢降下了一个钢铁牢笼,铁条之间的缝隙被灰色的雾气遮掩,似乎里面隐藏着什么诡异的东西。

“我说过,遵守我的规则。”诺克尼斯的声音像是一把阴寒的匕首,稳稳当当地摆在了麦克的喉咙处,令他发不出一点儿声音。

麦克现在有些后悔,他发现自己的表演已经有些过度了,不仅营造了一个蠢蛋的形象,并且将会成为诺克尼斯杀鸡儆猴的对象。

诺克尼斯挥了挥手,灰色的雾气随之消失,显露出了其中关押着的家伙。

然而这个家伙的眼睛被黑色的布匹挡住,让人无法观察到他的全貌。四根粗壮的不像话的铁链拷住了他的四肢,似乎正在封锁着他体内的力量。

只能够知道似乎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。

诺克尼斯双手向着天空张开,从威廉的背后走了出来,但是能够看见他的依然只有威廉。

正如威廉从书本上看到的,诺克尼斯和魔鬼之王的形象一模一样,邪恶的外表,邪恶的力量。

“你将成为破坏规则的第一个牺牲品。”诺克尼斯的嘴巴轻轻蠕动,声音从扩音水晶里传了出来。

诺克尼斯摆动着手指,像是在进行一场诡异的舞蹈。而指尖又仿佛牵引着丝线,控制着牢笼内的囚犯。

穿上了诺克尼斯精心准备的女士服装后,奥瑟并不觉得有多少难为情。

既然诺克尼斯帮了他一个大忙,奥瑟并不介意自己被稍稍愚弄一下,顺便在这闲暇时间里,和曾经的友人一起玩上一场游戏。

奥瑟慢慢站起身,四根粗壮的锁链似乎根本没有影响到他的行动。他伸出手来,舒张着手掌,对着麦克轻轻笑了笑。

而脸色狂变的不仅仅是麦克,还有着不知所措的艾迪。

手掌猛地收缩,看着麦克的表现,像是扼住了他的喉咙一样。

周围的人脸色也只是微微一变,看起来他们已经预料到了触犯规则的结果。

麦克被提到了半空中,他的双腿踢蹬着空气,脸涨得通红。

他伸出手来,想要牵引体内的力量,来上一次华丽的变身。想着即使是死亡,也要给诺克尼斯留下不小的伤害。

“噢噢噢,别这样,朋友,触犯了规则你就必须死,”诺克尼斯狰狞的爪子轻轻勾勒出绿色的邪能,“但是你可不能暴露你的身份,这样会让这个游戏变得没有意思的。”

麦克绝望地看着自己莫名其妙失去力量的双手,两眼渐渐翻白,身体因为诺克尼斯的原因迅速失去了温度,然后像是那些夜幕镇的镇民一样,干枯了身体。

奥瑟轻轻放开了手,麦克的尸体从空中落到了座位上,脑袋耷拉在一旁,彻底失去了生机。而奥瑟重新坐到了原本的位置上坐了下来,恬静的像是一位文学少女。

原来整个镇子的生命,都是他带走的吗?威廉紧紧捏住了自己的拳头,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逼迫着自己进行着深呼吸。

“法师大人?”古德里安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“不不不,他是我的客人,”诺克尼斯纠正道,“我亲爱的客人,你们要是惹急了他,就是惹毛了我,就算是基尔加丹过来,我也照打不误。”

“他将处决你们触犯规则的人,像是这位可怜的倒霉蛋一样。”

“那么,请继续。”

在麦克发言位之后的娇小女性倒抽了一口凉气,神色复杂地看着麦克干枯的尸体。

“没有关系,你还可以慢慢适应,”诺克尼斯的声音像是一名优雅的绅士,“慢慢来,不要着急,没有人会逼着你,没有人。”

娇小女性最终叹了一口气,抬头对上了威廉的视线:“我叫辛迪亚,卡尼尔人,二十六岁,昨天忘记介绍自己了,现在重新补上。”

“根据规则来看,狼人袭击了两名受害者,”辛迪亚奋力从黑色袍子里将她的手伸了出来,比划了一个二的手势,“或者,狼人袭击了一位,吸血鬼杀死了一位。”

“但是据我调查,狼人应该有着法师大人所说的外援,并且是一位战斗型的外援。”

“很会用剑,那种锋利的大剑,而不是笨拙的重剑。”

“如果说狼人成功袭击了两人,那么能够说明,这名外援有着强大的实力。”

“无论如何,经历过一场战斗过后,必然会有些疲倦,如果我是狼人,我会袭击一个人之后立刻结束今晚的回合,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后再去选择下一个目标。”

“但是它一次性解决了两个人,我们在场的人实力几乎都相差无几,对吗?”

众人点了点头。

是的,他们能够感应到对方身上的力量波动,跟自己相差无几。

“那也就只能说,狼人的外援很强大,强到了可以配合狼人,直接歼灭所有独立行动的人的实力。”

“而我,并不是狼人,我只能够祈祷自己今晚不要被选上,能够好好活下来。”辛迪亚摇了摇头,慢慢坐了下去。

等到下一位发言,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,那个男人只是慵懒地打着哈欠,目光涣散。

“到我了吗?”

众人的视线聚焦到他的身上时,他才反应过来。

“抱歉,轮到我了吗?”他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。

“我,帕恩斯,打钱。”

威廉惊讶地看着自称帕恩斯的男人,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种魔人俗语。

脉络舒通丸一瓶多少钱
舒筋活络正骨水怎么样
下肢静脉血栓的治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