济南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资讯

魔装 第七五九章 双命(十五)

时间:2020-02-15 来源网站:济南汽车网

魔装 第七五九章 双命(十五)

此刻,邪君台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,无数座在云端中升起降落的悬峰,已消失得无影无踪,邪君坟之外,只剩下了一百零八座主峰。

苏唐的脸色显得非常苍白,事实上邪君台本就是一件域级灵宝,所有的功用都是上一代主人上古邪君淬炼出来的,苏唐不过是重新启动而已,以他的进境,做这种看起来很轻易的小事,竟然也差点应付不来。

遗族大长老默默的悬停在远方,他虽然知道域级灵种意味着什么,但刚才目睹的一切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,面积达到数百里的邪君台,竟然在半天的时间内变得这么小,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一百零八具飞棺静静的漂浮在空中,小不点坐在变异银蝗身上,一边吃着果子一边看热闹,。

“先生,如果感到吃力,不妨休息一会吧。”遗族大长老漫声说道。

苏唐摇了摇头,下一刻,他长吸一口气,一道身影从他背后浮现,并迅速膨胀开。

万古浮生诀共有天地人三篇,人篇是入门基础,地篇是操控邪君台的法门,天篇里记录的都是一些掠夺性极强的灵诀,如果把万古浮生诀运转到极致,所过之处,必将寸草不生,所有的灵力都会被汲取于净。

苏唐早已修成了地之篇,不过因为上古邪君一再交代,未能勘破星君境,绝对不能轻易尝试,催动邪君台运转所消耗的灵力是异常惊人的,实力未至,会引起邪君台的反噬。

所以,苏唐一直在等今天,他也做好了相应的心理准备,但没想到,依然是大大低估了灵力的损耗程度。

已经做了一半,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,只能把过程放缓一些,幸好,还有一百零八具飞棺,他可以随时剥夺飞棺上蕴藏的上古神念,虽然这会让飞棺产生无法挽回的损伤,但也顾不上许多了。

苏唐发出低低的叱喝声,静立不动的飞棺陡然如散花一般向各处掠去,每一具飞棺都落在了一座主峰上。

又过了整整三天,苏唐一直在不停的催动灵脉,一百零八做主峰,已只剩下了三十六座。

七天后,所有的主峰都与邪君坟融为一体,长达十天的不眠不休,已让苏唐的心神疲惫到了极点,他落在邪君坟的草地上,倒头就睡,只是几秒钟,便进入了梦乡。

变异银蝗展动鞘翅,轻轻落在苏唐身边,小不点很小心的飞到近前,仔细看着苏唐的脸色,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妈妈好累哦……”

邪君坟在缓缓蠕动着,逐渐的,化作一座倒三角形的悬峰,最上面是一片草地,差不多有十几里方圆,下面的山体越来越狭小,凝成一个圆锥。

常年围绕在邪君台周围的云层,向这边弥散过来,最后一点点渗入山体中,化作无数奥妙的纹路。

遗族大长老嘿然,他扫视着这座崭新的悬峰,良久,慢慢降落在崖边。

苏唐一觉睡了足足一天,等他再次张开双眼时,已变得神清气爽,万古浮生诀本就拥有极强的恢复能力,何况又睡在邪君台之上,灵力损耗得再严重,对他而言也不是问题。

苏唐站起身,在草地中缓缓踱步,走到一个位置,突然说道:“就是这里吧。”话音刚落,一张两米余的案台凭空出现在苏唐面前,案头还摆放着一只竹筒状的东西,里面正插着天地人三令。

不过,案台是实物,而天地人三令只是虚影,除了苏唐之外,其他人不可能触摸到它们。

接着,苏唐转身向遗族大长老走去,站在崖边,看着下方被废弃的无数艘海船。

“这就是你的牧场吧?”遗族大长老突然道:“我到今日才明白,星君到底是什么……原来我辈不过是星君们圈养的羔羊啊……”

谁能想得到,这座几里方圆的小悬峰内,藏着数以千计的修行者

“我没有勉强他们。”苏唐轻声道:“而且,这是两利的,我给他们安全成长的空间和时间,他们稍微给我一点点补偿。”

“只是……我还有几个地方不懂。”遗族大长老说道。

“你问吧。”苏唐笑了笑。

“邪君台秘境经过万余年的温养,才能拥有如此浓郁的灵气。”遗族大长老说道:“为什么要让他们进去?修行者修行是要损耗灵气的,你就不担心邪君台的力量会变得越来越弱?”

“以前我也不懂。”苏唐道:“我见过的那些域级灵种,秘境中都有各种各样的生灵,星君们为什么都会这般做?直到我遇见了那情鸦,我才懂得其中的关窍。”

“哦?那到底是为什么?”遗族大长老说道。

“大长老,如果你中断修行,一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?”苏唐反问道。

“一年么?”遗族大长老想了想:“我的灵脉会变得有些枯萎,尤其是神念,已经没办法凝聚了,至少要闭关十几天,才有可能恢复,但未必能完全恢复。”

“你刚才说邪君台是我的牧场,我没有反驳,是因为……确实有些相像。”苏唐缓缓说道:“当星君们的修为越来越强大时,他们需要的是逸散的神念,也就是说,他们要吃的,是牛羊们的奶,并不需要吃肉,如果星君们受了伤,那就惨了,秘境内会发生大变故,星君们需要大量的力量恢复自己的根本,这意味着,他们必须开始吃肉了。”

遗族大长老动容,他皱眉沉思着。

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在上古邪君殒落之前,邪君台秘境内应该爆发了一场灭绝性的大灾难。”苏唐道:“所有的修行者,都在那场灾难中死去了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秘境中原本有修行者?”遗族大长老瞪大了眼睛。

“当然有。”苏唐道:“如果没有的话,谁来把灵气转变成神念呢?”

遗族大长老说不出话来,他虽然猜到了,所谓的域级灵种,极有可能就是星君们的牧场,但苏唐揭示的真相比他想象的更为残酷而直白,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“当然,去抢其他星君的灵宝,也是一种提升自己的法门。”苏唐露出微笑:“不过,那种法门拥有太多的不确定性,或许被抢被杀的是自己,星君们本已拥有了无尽的生命,又何必去冒险呢?慢慢经营岂不是更好?”

说完,苏唐俯身拾起一颗石子,轻轻一捏,石子被捏得粉碎,接着苏唐扬起手,无数粉尘纷纷扬扬飘落在草丛中

“你看,那颗石子不见了,但它并没有真正消失,而是化作了尘土。世上任何一种东西都有自己的因果、自己的去向,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。”苏唐拍了拍手:“你刚才说过,中断一年修行,神念会变得非常微弱,甚至没办法凝聚,那是因为你的紫府已经空了,不过……到底去哪里了呢?”

“自然是逸散到天地间了。”遗族大长老叹道。

“星君们需要的就是这种逸散的神念。”苏唐道:“如果秘境中只有几个圣境级修行者,域级灵宝能积聚的神念会很少,但没关系,星君们拥有几乎无限的时间,自然可以慢慢等,等到域级灵宝的力量越来越强,圣境级修行者越来越多,牧场越来越大,遍布无数牛羊,那时候效率就上来了。”

“那为什么大圣境的修行者要离开秘境?”遗族大长老又问道。

“喝奶吃肉是星君们的权力,大圣境修行者逐渐走向巅峰,他也要吃奶、也要吃肉了,那怎么可以?”苏唐笑道:“因为彼此间的因缘,星君们不会贸然为自己种下业力,但让人离开是一定的,就像狮王总会把自己的儿子们赶出狮群一样。”

“这些都是那个……那个情鸦告诉你的?”遗族大长老说道。

“他暗示过我一些,更多的是我进入了他的域级灵宝,自己感悟出来的。”苏唐道:“所以他告诫我,走出星空之后,有两大准则,一定要遵守。一个是要有好靠山、好人缘,这样说不定会在什么时候发挥作用;另一个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秘密,他们摸不清你的底细,自然不敢对你下手。”

“呵呵……他为什么要请你进入他的域级灵宝?那不是把秘密告诉你了么?”遗族大长老说道。

“因为他有两个域级灵宝。”苏唐道:“虽然他没说,但我看出来了。”

“那个情鸦也是星君吧?”遗族大长老说道:“现在……现在人界里到底有多少星君了?”

“除了周步义之外,另一个就是我了。”苏唐道:“情鸦不敢进来,封印虽然已被贺兰空相毁去,但威能并没有完成消失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能留在这里?”遗族大长老说道。

“我一只脚在门外,另一只脚却在门里,周步义也一样。而且,我们的因果在这里,封印不会影响到我们。”苏唐道。

遗族大长老不说话了,他的心绪依然没能恢复平静,虽然了解了真相,但他又怎么能去苛责苏唐?每一个星君都会这般修行的,做一个牧场主,苏唐也只能照做,否则他的未来会充满艰险,更何况,苏唐确实给了秘境内的修行者们一个安全成长的空间和时间。

治疗腹胀的中药
泰安妇科医院哪家好
九江治疗男科医院